当废品回收遇到互联网:小王一天都在跑 老章一天都在等
2016-05-11 15:57:21   来源:北京晚报

  
当废品回收遇到互联网:小王一天都在跑老章一天都在等

小王正把一天跑单的废品装车。
 
\

  只需在摊位上等候,个体户老章清闲许多。

  在传统回收行业萎缩之际,一些创业者瞄上了“互联网+废品回收”的蛋糕。而与那些高调登场、最终却遗憾落幕的不靠谱服务相比,互联网+废品回收行业正在用实际行动告诉社会:他们过得还不错。

  省劲省事、明码标价

  居民看上了新服务

  “以前卖废品,得自己费劲提到楼下不说,人家称的总感觉比我自己称的重量少一点,不过我也懒得去争这一毛两毛的……”刘雨家住柳芳北里社区,自认比较有环保意识的她,一直以来都愿意把废品存起来卖,甚至连快递剩下的包装壳都不例外,但每次卖废品时“费了劲心里又不痛快”的感受,让她多少有点沮丧。“我家面积不大,外面楼道也窄,攒废品本来就很占地方,好不容易攒了一些,有时候天冷了想卖还找不着人,我都想放弃了。”

  两个月前,纠结中的刘雨听说了一个名为“再生活”的上门回收废品app,碰巧自己又有一批废品要处理,她尝试着使用了一次上门服务:“来的小哥着装比较整洁,态度也挺热情,最好的是废品终于不用自己拿下去了。”除此之外,app里“明码标价”的设定也让刘雨印象深刻。“里面按分类都标好了,衣服、报纸、纸壳都是多少钱一公斤,小哥装完袋后拿电子秤称完了还会给我看一眼,感觉挺正规。”

  有了第一次的良好体验,刘雨也成了这种上门服务的固定用户。“ app里可以设定每两星期来一回,知道人家什么时候来,我攒的时候更有盼头。”上周四,又到了两周一次的例行收废品时间,刘雨前一天在家里进行了大扫除,翻出了好多旧衣服、废纸箱子,准备第二天“小卖一笔”。

  “再生侠”小王

  我挣多少钱无关重量

  只看跑了多少单

  周四早上八点一刻,“再生侠”王贺鹏骑着电动车来到了柳芳北里小区,拿着回收袋上楼来到刘雨家,这是他今天跑的第一单。用户的废品已经在楼道里放好,小王只需要做分类装袋和称重工作。

  “我这里还有个刚喝完的空瓶,可以卖吗?”刘雨问。

  “可以,您让我扫一下码。”扫码器一扫,小王的工作系统就识别出了瓶子的材质和规格:550毫升塑料瓶,对应价格是5分钱。“再加上您卖的8.8公斤衣物,0.87公斤纸箱,一共是4.93元,已经打到您的账户里了。”从上门到结款,整个过程只用了五分钟。

  告别了第一家客户,小王马不停蹄地奔赴下一家。第二家客户人不在,但电话里说了废品在门外,可以自行收走。“这回是两公斤纸箱,一块钱。”即使用户不在面前,小王在称重时也毫不马虎。“我每单收多少废品和我的绩效没关系,我挣多少钱只看我跑了多少单。”在小王的工作系统上,他之后要跑的工单也列得清清楚楚:客户在哪,什么时间需要上门。今天他服务的客户都集中在和平里地区,整个上午,他还需要跑将近二十个单。

  个体户老章

  越挣越少,我也动过转行的念头

  小王骑车赶往下一家客户,他只有多跑才能多挣,而相比之下,柳芳北里的废品回收个体户老章则要轻闲很多。柳芳北里15号楼北边的过道,是老章的“地盘”,整个小区,像他一样干个体回收生意的还有另外四家,各家占着各家的地儿。

  上午九点,老章的摊也已开张了近一个小时,整个地盘被他拿三块大铝牌围了起来,铝牌上“香河园再生资源回收亭”的字已被磨得很难辨认。

  老章并不愿意上门去收废品。“不说人家愿不愿意让我去,我去的时候有别人来我这儿卖,我人不在怎么办。” 虽然只是被动地等,但老章倒也不缺客源,一个小时里,先后有两位老人和一个搞卫生的中年人来卖废品,基本上都是报纸塑料瓶一类,老章一言不发地整理着,之后递出五块或十块,卖废品的也不计较废品到底有多少,拿了钱转身便走,双方似乎已经在不知多少次的交易中形成了一种默契。整理完之后,老章又坐回了自己的电三轮上,拿起手机看电影。

  “人数已经比以前少多了,因为废品价格贱,很多人都不愿意卖了。”老章表示,一年前,五环内多家小废品站被关停,他卖废品要从原先的北皋转移到来广营,路途变远只是一方面,更大的影响还在于,缺少了竞争的大废品站开始大幅压价,老章这样的一线回收人员也不得不跟着降低废品回收价格。“现在来卖废品的就是一些老头老太太了,一星期也就一两天能装满车。”而即使装满了车,由于附近居民卖的废品价值较低,老章一天也赚不到什么钱。

  想要开摊,老章一年还要交2000块钱的摊位费,比起三四年前,摊位费已经低了不少,但还是不断有人退出不干。“以前行情好,一个月能挣三四千块钱,现在这个数的一半都挣不到。”老章也承认,个体回收行业的水不浅,想挣的多得靠关系。“真正赚钱的是那些刚建好的小区,里面的护栏、暖气片什么的价值高得多,但是你不认识人根本就不让你进。”老章说,有的小区刚建好时交十万的进门费,半年就能挣回本钱,还能有六七万的利润。

  没人脉没本钱的老章,对目前废品回收业的新兴产物倒是了解一二。“像什么再生活、无忧、换钱什么的,天天在小区里跑,我能不知道人家干什么的吗。”老章开玩笑地表示,这就跟打车软件和传统出租车一样,会用手机的都去用上门服务了,自己的客源只剩下不会手机的一批老居民。他也表示,自己曾经动过转行的念头。“像我们这种个体户挣得这么少,我都想去人家公司找个活干干,可我都40多岁了,真让我跑我也跑不动啊。”

  老章一天都在等着,小王一天都在跑着。晚上六点,因为小车装不下,小王需要提前把废品运回大的厢式车,腾出小车的空间后,他继续着最后两个小时的工作,每多跑一单,他就会有多一单的收入;另一边,老章的车仍然还有很多空间可以用来放废品,他等待着下一个客户的光顾,但那个客户究竟会不会来,他也不清楚。

  态势

  一年间服务区域

  从4个扩大到30个

  小王今年28岁,已经在公司当了一年的回收人员。与现在干劲十足的他不同,临入行时他心里其实有些顾虑:“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来‘收破烂’了呢?会不会在别人眼里显得很没追求?”

  而在进入公司之后,小王发现,一线的回收员如果业绩好,有机会升到基站站长,再往上还能到区域主管。“感觉一下子就有奋斗目标了。”明确发展前途的小王,在工作时变得更加积极。平时不爱说话的性格,因为工作关系也变得开朗许多,用户在操作系统过程中有什么问题,小王也很主动地去帮忙。

  小王在工作中最常听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你们以后还来不来?”确实,在网络如此发达的时代,不少以“互联网+”为噱头的服务总是前期声势很大,但最后却因各种原因销声匿迹。而从目前的情况看,“互联网+收废品”业务还不错。“一年前我们还只在北京的南城设立了四个服务区域,现在我们服务区域的数量已经扩大到了30个,覆盖了北京1000多个小区。”再生活公司老总夏凡说道。

  作为回收行业的新生事物,“互联网+”回收公司在发展时势必要经历与传统回收人员的交锋。在夏凡看来,对于“抢人家饭碗”这事,再生活遇到的阻力并不算很大。“如果说现在回收个体户还像好几年前那样能从业务中获得暴利,那我们这种新型服务肯定会受到强烈抵制。但从目前来看,回收个体户其实已经赚不到什么钱了,他们也没有什么动力去和我们较劲。”由于服务是基于一个个小区进行的,业务推行过程中,公司也遇到过小区物业将回收业务承包给个体户,拒绝其他回收人员进入的情况。“但总体来说愿意合作的小区还是很多的,毕竟很多物业希望规范小区再生资源回收业务,而个体户不一定好管理,有可能会出现占道经营之类的情况,最后还落得和业主之间不愉快。相比之下,小区与正规公司合作能踏实得多。”

  “互联网+”发展得快,传统行业又在萎缩,最终是否会出现新事物完全取代旧事物的情况?夏凡认为,虽然网络代表着先进生产方式,但有些群体仍然很难被吸收为用户。“最简单的就是没有或不会用智能手机的居民。另外也有一些居民卖废品的频率很高,恨不得每天就要卖一次,出于成本考虑,我们上门的服务还是得有一定的周期间隔,跟不上这些用户卖废品的速度。”但夏凡同时也认为,这两类群体占比并不高,“互联网+”模式有望在未来成为回收行业的主流。

责任编辑:单文欣

       军民网提醒:本网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相关热词搜索:互联网 废品回收

上一篇:“制笔王”黄小喜:创新后烦恼
下一篇:破解中关村成长密码:“选择比肩同行 胜过缤纷路径”

分享到: 收藏

外国老人贵阳街头疏导交通爆红网络

贵州财经大学的外教布鲁斯努力让这段即将堵成绳结的交叉路口变得有秩序。60岁的他住在附近,很了解路况,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帮 [详细]

全球每年13亿吨食物被浪费“PK”全球13

最近5年,全世界贫困人口从10亿增加到13亿,目前正以每年2500万人口的速度递增。在发展中国家,有近1 3的人处于赤贫状态。如果 [详细]

高考最牛钉子户:49岁梁实20次参加高考

高考最牛钉子户到底是怎么来的,据悉,这位大叔一考就是20年,今年考前采取“题海”战术,并用“勤勉”“激励”等词语鼓励自己, [详细]

印度私人医院“诱惑”穷人卖肾牟暴利!

6月8日,印度新德里警方近日破获当地一间知名私人医院非法卖肾集团,共逮捕5名嫌犯。据了解,医院职员以1颗7500美元(约合人民币5 [详细]


客服投诉热线:400-685-5566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796935     客服邮箱:zgjunmin@126.com